行业动态

首页 »新闻中心 »行业动态

夏粮收购调查:粮价低开稳走

粮价低开稳走,企业收购更理性,农民抛售或惜售也在减少  
  接近中午,在山东滨州市“中裕订单优质麦”收购点,45岁的胡付华坐在三轮车上,等着卖粮。  
  毛巾搭在脖子上,不时擦着脸上的汗:“这次拉来了1万斤,今年的麦子基本卖完了。”胡付华家住滨城区三河湖镇大营胡村,流转了40多亩耕地,今年风调雨顺,每亩地产量达1200斤左右。  
  “今年小麦价格和去年差不多,等来等去都是这个价。”胡付华卖的价格是1.33元/斤,高于普通小麦市场价1角左右。他早在4年前就与中裕食品有限公司签订订单收购协议。公司统一提供优质小麦种子,承诺经测产达标后,以高于市场价格10%收购。  
  来自三河湖镇褚家村的冯玉生也以同样的价格将剩下的小麦全部出手。“今年每亩产量是1100多斤,比去年少点。现在这个价合适了,我看价格再往上冲,够呛!”冯玉生说。  
  “今年,普通小麦的开秤价在每斤1.20元左右,中途冲到1.23元,随后一直在1.19—1.22元/斤游走,呈低开稳走趋势。”山东省农发行副行长刘书香介绍。  
  粮食供求关系平稳决定了粮价走势。刘书香分析,供应面上,今年山东省夏粮播种面积5702万亩,同比增加90万亩,总产量469.4亿斤,同比增加16.6亿斤。夏粮再获丰收,小麦供应充足。而且很多地区推广优质麦种,质量也有所提升。  
  需求面上,市场上的收购主体日益多元,行为愈发理性。农发行山东省分行5月份完成了粮食企业收购贷款资格认定,共认定企业293家,比去年增加4家,其中储备企业119家,购销企业73家,龙头加工企业101家。收购网点近千个,基本覆盖全省所有区县。  
  “特别是龙头收购企业和加工企业,对粮价平稳起到了一定作用。”农发行滨州分行行长陈鲁宁说,逐步形成规模化的收购主体后,它们可以根据生产需要,全年性、计划性地定量收购,保证了供求的稳定性。  
  “还有一个新情况,对大部分农村家庭来说,卖粮不再是唯一收入。”陈鲁宁说,收入来源的多元化,让农民参与收购市场博弈有了更大底气,因价格恐慌导致的短时间内抛售或长时间观望的惜售等行为减少了。  
  夏粮收购进入后市,粮价还能冲高吗?刘书香说,他现在每到收购点,都会劝老百姓趁粮价不错出手。“尽量不要赌后市,粮价后市冲高的可能性不大。目前,国内和国际粮价严重‘倒挂’。国际粮价在每斤0.85元左右,很多企业选择进口粮,大大挤压了国内粮价上涨空间。”  
  订单收购解决“卖粮难”,种下去就知道能卖出去,还能卖高价  
  最近几年,每到夏粮收购季,部分地区会出现多种原因的“售粮难”。有的是天气原因导致粮食质量达不到收购标准;有的是游走田间村头的经纪人看不上小家小户的粮食;有的是收购网点距离远,农民嫌运输成本高……  
  在滨州,农民售粮却是另一番场景。像胡付华和冯玉生这样与中裕食品有限公司签订订单收购协议的农户还有很多。中裕在当地发展了105万亩的优质小麦种植基地,实施订单种植,基本覆盖滨州全部乡镇。  
  冯玉生从去年开始和中裕公司签订订单收购协议。“现在粮食不仅容易卖,价格卖得好,更关键的是,种的时候就知道可以卖掉了。”  
  中裕公司是当地的龙头加工企业,产业链涵盖育种、种植、收购、加工、餐饮、副食及废弃物资源利用。拥有年生产能力达1万吨的烘焙食品生产线、速冻食品生产线,食用酒精、蛋白饲料等加工项目及中高档快餐连锁30余家,需要大规模的优质粮源。2015年前五个月,中裕实现销售收入7.5亿元,净利润0.69亿元。  
  中裕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张志强说,与农户的订单农业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为“三免一加”,公司免费提供种子及播种、收割服务,收获后以比市场高10%—20%的价格收购。第二种是“五统一”,即统一供种、施肥、用药、技术指导和收割。目前,中裕公司布局150多个收购网点,覆盖各区县,极大方便了农民售粮。  
  “我们推广的优质小麦比普通小麦每亩增产近60斤,增收76.2元。”张志强说,滨州今年夏粮产量为150万吨左右,商品粮大约能占到80%,预计中裕公司就能收80万吨。截至目前,公司已经收购优质小麦25万吨,均价在每吨2600元。  
  “去年年底,优质小麦收购价冲到了每斤1.6元,很多河北、天津的面粉厂来抢购优质粮源,说明市场上优质小麦需求潜力很大。”张志强说。为保证订单生产的小麦符合标准,公司统一提供“师栾02—1”等优质品种,在整个生产过程中,为农户提供专业技术指导。  
  政策性、市场化收购均有,信贷资金供应充足  
  今年,山东省除枣庄、菏泽、济宁、临沂四地外,均未启动最低收购价预案,以市场化收购为主。据记者了解,上述四地之所以启动预案,原因在于位置紧邻河南和安徽,气候与邻省接近,受两地今年气候影响,小麦质量欠佳;此外这几个地区还处于邻省到山东收购市场的过渡带上,小麦价格也被拉低。据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发布的托市价格,今年小麦最低收购价为每斤1.18元。截至8月10日,农发行山东分行已累计发放小麦最低收购价贷款15.2亿元,支持收购托市小麦10.6亿斤。  
  刘书香说,粮棉油产业资金供应是农发行的本职。对于中央、地方储备粮收购、保护价收购,农发行全力供应资金。但在夏粮市场化收购上,农发行会选择规模化民营收购企业作为战略性客户。“做出这样的调整,是基于粮食收购主体转型和农业发展方式转变的考量。”他说,在市场化收购方面,随着龙头加工企业和购销企业的出现,过去那种小规模、以小麦收购为单一业务的收购企业盈利空间越来越小,数量也会逐渐减少。大型粮食购销、加工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强,无论是面对农业生产的风险,还是收购市场风险。  
  山东省农发行客户一处高级业务经理孙俊杰介绍,针对市场化收购主体日益多元,农发行开发了订单收购、购销联营等新业务,并用活贷款品种,满足企业购销贸易、粮食精深加工的资金需求。  
  “信贷调整的方向也符合农业转型方向。”刘书香说,“规模化的收购主体是应对国际市场挑战的需要。只有走优质化规模化的农业发展道路,才能在最大程度上减缓国际市场对我国粮价的冲击。”  
  据介绍,为确保收购资金及时足额到位,农发行山东分行从4月份开始就着手准备,截至8月18日,该行累计发放各类夏粮收购资金贷款95.2亿元,同比增长2亿元,支持企业收储小麦104.6亿斤,同比增加3亿斤。粮价低开稳走,企业收购更理性,农民抛售或惜售也在减少  

  接近中午,在山东滨州市“中裕订单优质麦”收购点,45岁的胡付华坐在三轮车上,等着卖粮。  
  毛巾搭在脖子上,不时擦着脸上的汗:“这次拉来了1万斤,今年的麦子基本卖完了。”胡付华家住滨城区三河湖镇大营胡村,流转了40多亩耕地,今年风调雨顺,每亩地产量达1200斤左右。  
  “今年小麦价格和去年差不多,等来等去都是这个价。”胡付华卖的价格是1.33元/斤,高于普通小麦市场价1角左右。他早在4年前就与中裕食品有限公司签订订单收购协议。公司统一提供优质小麦种子,承诺经测产达标后,以高于市场价格10%收购。  
  来自三河湖镇褚家村的冯玉生也以同样的价格将剩下的小麦全部出手。“今年每亩产量是1100多斤,比去年少点。现在这个价合适了,我看价格再往上冲,够呛!”冯玉生说。  
  “今年,普通小麦的开秤价在每斤1.20元左右,中途冲到1.23元,随后一直在1.19—1.22元/斤游走,呈低开稳走趋势。”山东省农发行副行长刘书香介绍。  
  粮食供求关系平稳决定了粮价走势。刘书香分析,供应面上,今年山东省夏粮播种面积5702万亩,同比增加90万亩,总产量469.4亿斤,同比增加16.6亿斤。夏粮再获丰收,小麦供应充足。而且很多地区推广优质麦种,质量也有所提升。  
  需求面上,市场上的收购主体日益多元,行为愈发理性。农发行山东省分行5月份完成了粮食企业收购贷款资格认定,共认定企业293家,比去年增加4家,其中储备企业119家,购销企业73家,龙头加工企业101家。收购网点近千个,基本覆盖全省所有区县。  
  “特别是龙头收购企业和加工企业,对粮价平稳起到了一定作用。”农发行滨州分行行长陈鲁宁说,逐步形成规模化的收购主体后,它们可以根据生产需要,全年性、计划性地定量收购,保证了供求的稳定性。  
  “还有一个新情况,对大部分农村家庭来说,卖粮不再是唯一收入。”陈鲁宁说,收入来源的多元化,让农民参与收购市场博弈有了更大底气,因价格恐慌导致的短时间内抛售或长时间观望的惜售等行为减少了。  
  夏粮收购进入后市,粮价还能冲高吗?刘书香说,他现在每到收购点,都会劝老百姓趁粮价不错出手。“尽量不要赌后市,粮价后市冲高的可能性不大。目前,国内和国际粮价严重‘倒挂’。国际粮价在每斤0.85元左右,很多企业选择进口粮,大大挤压了国内粮价上涨空间。”  
  订单收购解决“卖粮难”,种下去就知道能卖出去,还能卖高价  
  最近几年,每到夏粮收购季,部分地区会出现多种原因的“售粮难”。有的是天气原因导致粮食质量达不到收购标准;有的是游走田间村头的经纪人看不上小家小户的粮食;有的是收购网点距离远,农民嫌运输成本高……  
  在滨州,农民售粮却是另一番场景。像胡付华和冯玉生这样与中裕食品有限公司签订订单收购协议的农户还有很多。中裕在当地发展了105万亩的优质小麦种植基地,实施订单种植,基本覆盖滨州全部乡镇。  
  冯玉生从去年开始和中裕公司签订订单收购协议。“现在粮食不仅容易卖,价格卖得好,更关键的是,种的时候就知道可以卖掉了。”  
  中裕公司是当地的龙头加工企业,产业链涵盖育种、种植、收购、加工、餐饮、副食及废弃物资源利用。拥有年生产能力达1万吨的烘焙食品生产线、速冻食品生产线,食用酒精、蛋白饲料等加工项目及中高档快餐连锁30余家,需要大规模的优质粮源。2015年前五个月,中裕实现销售收入7.5亿元,净利润0.69亿元。  
  中裕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张志强说,与农户的订单农业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为“三免一加”,公司免费提供种子及播种、收割服务,收获后以比市场高10%—20%的价格收购。第二种是“五统一”,即统一供种、施肥、用药、技术指导和收割。目前,中裕公司布局150多个收购网点,覆盖各区县,极大方便了农民售粮。  
  “我们推广的优质小麦比普通小麦每亩增产近60斤,增收76.2元。”张志强说,滨州今年夏粮产量为150万吨左右,商品粮大约能占到80%,预计中裕公司就能收80万吨。截至目前,公司已经收购优质小麦25万吨,均价在每吨2600元。  
  “去年年底,优质小麦收购价冲到了每斤1.6元,很多河北、天津的面粉厂来抢购优质粮源,说明市场上优质小麦需求潜力很大。”张志强说。为保证订单生产的小麦符合标准,公司统一提供“师栾02—1”等优质品种,在整个生产过程中,为农户提供专业技术指导。  
  政策性、市场化收购均有,信贷资金供应充足  
  今年,山东省除枣庄、菏泽、济宁、临沂四地外,均未启动最低收购价预案,以市场化收购为主。据记者了解,上述四地之所以启动预案,原因在于位置紧邻河南和安徽,气候与邻省接近,受两地今年气候影响,小麦质量欠佳;此外这几个地区还处于邻省到山东收购市场的过渡带上,小麦价格也被拉低。据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发布的托市价格,今年小麦最低收购价为每斤1.18元。截至8月10日,农发行山东分行已累计发放小麦最低收购价贷款15.2亿元,支持收购托市小麦10.6亿斤。  
  刘书香说,粮棉油产业资金供应是农发行的本职。对于中央、地方储备粮收购、保护价收购,农发行全力供应资金。但在夏粮市场化收购上,农发行会选择规模化民营收购企业作为战略性客户。“做出这样的调整,是基于粮食收购主体转型和农业发展方式转变的考量。”他说,在市场化收购方面,随着龙头加工企业和购销企业的出现,过去那种小规模、以小麦收购为单一业务的收购企业盈利空间越来越小,数量也会逐渐减少。大型粮食购销、加工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更强,无论是面对农业生产的风险,还是收购市场风险。  
  山东省农发行客户一处高级业务经理孙俊杰介绍,针对市场化收购主体日益多元,农发行开发了订单收购、购销联营等新业务,并用活贷款品种,满足企业购销贸易、粮食精深加工的资金需求。  
  “信贷调整的方向也符合农业转型方向。”刘书香说,“规模化的收购主体是应对国际市场挑战的需要。只有走优质化规模化的农业发展道路,才能在最大程度上减缓国际市场对我国粮价的冲击。”  
  据介绍,为确保收购资金及时足额到位,农发行山东分行从4月份开始就着手准备,截至8月18日,该行累计发放各类夏粮收购资金贷款95.2亿元,同比增长2亿元,支持企业收储小麦104.6亿斤,同比增加3亿斤。

版权所有 © 山东滨州国家粮食储备库